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语美心g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记录教育故事 探讨教育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这声感谢,不容易!(10月 博文)  

来自zhangjing_dudu   2013-10-10 17:01:26|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7日,上海见识了双台风的威力,一天一夜的大雨,似乎想把暑假少雨的亏欠一把还清。和雨水一同繁忙的是众多媒体,各区县内涝积水的报道络绎不绝,电视、广播、网络,我们共同见证着全家出动半夜舀水的苦涩、全民出门趟水的无奈、还有车龙在汹涌水势中壮烈前行的现场实况。有网民调侃7日的大雨很好地渲染了长假即将结束时的悲痛心情。

大雨除了拷问城市基建水平与管理能力之外,也拷问着良心和道义。据说,这次双台风催生了新的生财之道:“短程摆渡”、“打捞车牌”。这不,电视新闻里正放着呢。曹医生你怎么看?我问一向嫉恶如仇的他。曹医生一脸愤闷,直言这都是趁水打劫!对此我不以为然,这两个行当还是有明显的区别的。“短程摆渡”,虽然这种行径与助人为乐相去甚远,但在消费者(乘客)和经营者之间,信息对等、意愿自由。十元或三十元的摆渡费你可以接受或拒绝,大不了光着脚趟过去,另外也可以在几个摆渡经营者中选择一位相对顺眼的,总而言之,双方是平等的地位。

但是“打捞车牌,有偿归还”就不一样了。信息不对称——车主不知道将和谁打交道,不知道交换的条件是什么,是分文不取?还是意思意思即可?或是坐地起价?意愿不自由——丢车牌,麻烦不小,挂失、上临时牌照、外牌还要奔赴出生地补办。面对有偿归还,你能拒绝无理要求不要车牌吗?说的再严重些,明知他人财产扣押索价,已经超出了道德讨论的范畴。

以上这些言论,是7日晚看新闻时与曹医生讨论的结果,不带感情色彩,就事论事嘛。

       谁知,第2天我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小区保安的电话:你是####(车牌号)的车主吗?有人捡到了你的车牌,有空来东门卫拿一下!我先是一愣,没想到自己也挨上了这档子事。旋即又觉得自己很幸运,瞧瞧!不是谁都是唯利是图的,还是好心人多!谢过保安,挂断电话,觉得心里暖暖的。

正好课上有学生讲到有偿归还车牌的新闻。“你们对这则新闻怎么看?”学生主播按照惯例进行提问。有二三个学生回应,有的说这是交易,付出劳动有所得,合情合理;有的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该只讲钱,这样不利于社会和谐。听着孩子们的价值判断,我没有直接评说对错,而是把早上的这通电话与学生分享。瞧,雨中有市侩也有温情!而温情和善意是会传递的!今天你受到这样的帮助,明天你也会以无私的心态去帮助别人。我不知道,这位好心人是谁,但我真心地感谢他!他不仅捡回了我的车牌,更捡回了我们对建设和谐社会的信心!说完,孩子们自发地给这位不知名的好心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傍晚,我兴冲冲地走进了小区东门卫,带着感激和喜悦来认领车牌。接待我的门卫师傅,对我上下打量,面露难色,“捡到车牌的人刚走,他们刚才还来问有人来认领了没?”“是吗?真的很感谢,没想到他们这么热心!”此时,保安的表情就更奇怪了,“他们说,怎么都得给一条烟的钱?是一条烟的钱!”后半句,保安师傅做了刻意的强调。当然,也没有拿出车牌的意思。天!好心人的面还未见到,现在却对着一个在和我谈价钱的保安师傅!我一时语塞,人愣在那里,看着保安的表情,终于读出了背后的含义——你,很傻很天真!吃惊、失望、自嘲,甚至愤怒,短时间情绪的剧烈波动,只觉得头脑发胀!

“把他的电话给我。”在梳理情绪后,我决定主动约谈。拨通了电话,那一头传来了一个年长者的声音。“您好,感谢您帮我捡到了车牌。”“你做什么的?”对方很直接,谈条件之前要摸清底细。“老师。也是人大代表”那一刻,我冒出了这个词,是以市侩对市侩,让自己说话更有底气吗?“区委工作的呀……”声音明显柔和了些。“不是的,人大代表是兼职,您的好人好事代表了市民新风尚,我在参加会议的时候,一定会宣传介绍的。”这些话说得连我自己都不信。“您把车牌放在门卫了对吧,我可以去拿了吗?”“可以。”电话那头在短暂的沉默后有了回应。有了捡拾者的同意,我终于在保安那里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车牌。(这个逻辑是不是有些别扭?)

不管怎么说,那位大伯最后还是没提条件,没把温情的善举彻头彻尾地变为冷漠的交易,省去中间的插曲,还是好事一桩!可是事情并没有结束。

一小时后,来了这位大伯的短信,就一句话,意思直白明了——“就这么一声谢谢没点表示”  看到这条信息,我长吁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一整天对他的感激和敬意滑稽可笑,觉得自己早上与孩子们说得那些话可笑滑稽!

在郁闷的当口,曾想拿出一条烟的钱,约个时间,见个面,对老伯说四个字“谢谢,拿走”然后转身离开。但是,早上那鼓舞人心的话依然清晰,感动了学生也感动了自己。或许是不想面对违背自己信条的惨淡现实;或许是害怕以后教导学生仁义礼智信时失了勇气和底气,总之,心底里我实在不愿做这个交易。

想了一想,我发过去了这样一条短信:老伯,您好!对您的善举,我深表谢意!我是一名思想品德课教师。即便这社会上还有许多不和谐的事情发生,但我始终对学生说心好比什么都重要,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今天课上,学生就新闻中提到的有偿归还车牌进行讨论。恰好课前保安师傅打来电话说我的车牌被好心人捡到了,可以到东门卫认领。于是我就把您的善举与学生分享,让他们感到这世上还是阳光正面更多些!祝您和家人幸福快乐!

短信发出去了,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终于,没了下文,这也算不错的结局吧。

至于课上,我不会说这个完整版的故事,也许出于教学的需要,做个删节,只说曾带给我温暖的前半段。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