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语美心g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记录教育故事 探讨教育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以退为进的智慧(3月 博文)  

来自zhangjing_dudu   2014-03-31 11:57:43|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堂中以退为进的智慧 - zhangjing_dudu - 82年的嘟嘟数学公式显示不出来

在“差班”放权,行吗?

出于种种原因,七8班的数学教师更替频繁,孩子们的数学成绩与对这门学科的兴趣齐刷刷地下降。等到2013年10月,秦志军老师“临危受命”走进这个班级时,8班的数学平均成绩比成绩最好的班低了有二十分之多。优生不优,基础薄弱的孩子一大片,及格率还没有其他班的优良率来得高。

如何应对?执教8班的前两周,秦老师课堂中讲解不断细化、注重举一反三了、作业量减少了、作业的针对性强了。可是作业本上频出的低级错误、孩子们听课时茫然的表情无一不证明着:由教师主导的“精讲精练”模式并不能改变现状。教学方式必须改变!

没多久,周围的同事听说秦老师决定在课堂里深度运用小组合作的方法,发挥组内互助优势。在这样一个数学基础薄弱的班级,教师少讲、孩子多讲,可行吗?不少人对秦老师的课堂转型表示担忧。

然而,利好消息在课堂转型后一个接一个传来:小组合作的数学课在8班很受欢迎,孩子们提出希望每节数学课都那么上;课上踊跃的不再是几个固定的发言大户,大部分的孩子都愿意在组内、班内交流;11月的学业检测8班的平均成绩与最好的班差距缩小到10分以内!这些改变发生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秦老师是怎样实施小组合作的?8班的孩子在数学课上究竟发生了怎样变化?带着好奇,带着探究的意味,12月9日上午,学校顾问黄建初老师带着我和其他几位同事走进了秦志军老师的课堂,亲历小组合作学习现场。

这是一节新课,课题是《整数指数幂及其运算》,教学目的讨论定理:当m<n(m、n为正整数时), 结果为 次幂(a的m次幂除以a的n次幂,a )。教学重点与难点: 1.负整数指数幂的概念; 2.理解整数指数幂的运算性质;会运用性质进行相关的计算。

原本设计的教学环节如下:

(一)复习引入:计算 , ,结果用幂的形式表示

(二)新授:计算 , ,并以小组讨论的形式,完成m<n时, ( 的证明。

(三)例题讲解。

(四)学生小结本节课的收获。

课堂中以退为进的智慧

观课后,我不得不说这是一堂教师以退为进,很有教育智慧的课!

有效的小组讨论

给予这样的判断,不仅在于小组合作的时间超过课时的大半,更在于整个过程中孩子们流露出的自然与自信。

“观察m<n的情况。 等于多少? 等于多少?”观察、假设、初步论证,这是新授内容的导入环节,秦老师提出了第一次小组合作。也许是有观课教师在,秦老师简要说了合作的流程:先独立思考、再小组讨论、最后组长总结。于是,观课教师看到孩子们自然地围坐一起,在短时的个体思考之后,就开始交流起来。(为了避免出现“搭便车”的情况,个体思考时间是否应该给予规定呢?)

交流过程中孩子们的表现自然、自信,应该是阶段训练的结果。不同数学基础的孩子围坐一起,对于同一问题,很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甚至不同方向的理解。我注意到邻座的一组,组长让每个组员说一说自己的思考。组员逐一交流,或大声或小声地说着自己的想法,组长认真得做着记录。在交流中,一部分相异构想得以暴露;在倾听互助中,一部分的错误也得以纠正——“我觉得,这个说法有些问题,我的观点是……”,小组成员边说边向同伴在稿纸上做着演示。组内互助确实发生着,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参与的热情与光彩。当然,在小组讨论中,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一堂课的意义不是记住一个公式,不是要一个结果,孩子们在求知过程中实现的分享、倾听、梳理、修正、辩论,指向的是深层次的能力锻炼。

不轻易做判断

小组合作后,是大组的交流。孩子们呈现了不同的答案-2 和 ,且不少孩子都做出了-2 的结果。一个很具代表性的相异构想!秦老师邀请其中一位细说思考过程。孩子以自己的理解进行讲述,依然没有认识到错误。

这时,秦老师进行点拨——两正数相除其结果为正数。(有没有可能由孩子们自己提出?)

孩子们看出问题来了,但是怎么会做错的呢?秦老师没有急于做判断演示,而是要求“继续讨论”,把思维活动进一步推进。

有效的串联指引

第二轮讨论结束后,大部分的孩子提出了2 的猜想,很了不起!在这节课之前,他们从未接触过指数为负数的情况。课时过半,但秦老师说得真是不多。即便此刻正确的猜想已经出现,他依然想让孩子们在思考的路上走得更远。于是他提出了两个问题“指数为负数可行吗?”“2 和 相等吗?”情况总是如此,当你试图去解决一个小问题时,会发现不断有新问题出现。

于是又是一轮小组讨论。

看似省力的秦老师,其实无时无刻在思考着如何搭桥,让孩子们做更深入的探究。每一次小组合作,都是一次精彩的安排。讨论之前,孩子们明确了“我们要讨论什么?” 讨论之后,出现不一样的结果,相异冲突又引发了新一轮的探讨。真是三次有效的小组合作!虽然预设的例题讲解没有时间完成,但孩子们在这堂课获得的乐趣满足以及多方面的能力锻炼其意义要远大于是不是多讲了几道题目。

美好的求知氛围

之前也听过数学课,尤其是男老师的数学课,逻辑严密,高效——节奏迅速。但秦老师的课很不一样,不急不躁,静谧温馨,教室里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美好的求知氛围。这和秦老师的教师素养和智慧有很大的关系。即便孩子有了明显的错误,秦老师的话语也是以鼓励为主,所以孩子对“试错”看上去没什么压力。课上到最后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意外:陆同学正精彩做着解题展示,多媒体突然传出了一阵颇有喜感的音乐。孩子一时不知所措,秦老师笑言“因为讲得好,所以来点音乐鼓励。”,一下子化解了陆同学的紧张。

看到课堂上孩子们自信从容的表现,我想这样和睦美好的课堂气氛不是一时能形成的,那是秦老师近期教学实验的结果。

补两个小细节:一是前文讲到的陆同学曾是一位学困生,今年留级在了这个班,而课上他的精彩表现让我禁不住为他鼓掌喝彩;二是前不久这个班的孩子悄悄地向我提出在思品课上利用3分钟为某同学制造生日惊喜,这也是我执教的八个班中仅见的事。我愿意相信这是秦老师实行小组合作学习的成果。在合作中,孩子获得的不仅是知识能力的增长,还有情感的丰沛。

“告知”与“求知”

观摩了秦老师的课,让我对“告知”与“求知”有了真切的体会。

告知的主语是教师。满堂灌、一言堂指的就是乐衷于告知的教学方式。即便前述的这两个词,已是定性了的贬义词,但是它们在常态课中依然有不竭的生命力,究其原因:一是在已限定了的教学目标下,教师不相信学生完成得了预设的任务,告知意味着“帮忙”;二是告知能迅速的统一认识,免了争论和节外生枝,告知意味着“省时”;三是成功地引领学生求知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有高水准的教育智慧,于是告知意味着“省力”。

有的时候告知还是需要的,比如缺乏思维挑战或屈从于更大思维挑战的事实性结论。经常性的,我们会为了探讨的一个问题,而提供相关的阅读材料。

不过,无效甚至有害的告知也频频发生着——强塞给孩子的观点、不经讨论出示的公式、不做实验直接采用书上的实验结果……当教师单方面给予的时候,其实是“以进为退”: 在习惯于告知的课堂里,孩子们认为结果比过程更重要,他们用记录和记忆取代思考和探究。可糟糕的是,孩子们没有体验到求知过程的快乐和满足,没有培养起终身受用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包括思维能力、操作能力、合作能力。

我想到一件让众多老师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三四岁的女孩随手画了个半圆。幼儿园老师说,这是月亮,画得真好!女孩的父亲知道后,气愤地要控告老师,理由是——你剥夺了我女儿想象的权利。

很多情况下,不必要的告知就是剥夺孩子正当的权利。

求知的主语是学生和老师。注重求知的课堂,调整的不仅是教与学的顺序、教与学的时间分配,更是教育者对孩子的尊重,对教育指向的正确理解和实践。自然也少不了教师以退为进的教育智慧。

秦老师的课,没有提拿一些名词——生本教育、以学定教、后茶馆式教学、反转课堂等等,但让我想起了一句很美的话——教学相长,师生之间一起求真问道,探寻真理!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