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语美心g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记录教育故事 探讨教育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中等生出路在何方?(3月博文)  

来自mingyue0925   2014-04-15 08:48:45|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等生出路在何方?

光明学校  朱春蓉

英国卫报《上海学校真相:糟透了》虽然有点以偏概全,但也道出了中国教育(上海教育)的弊端,被人揭露真相正如被揭伤疤,总是残忍和痛苦的,但有些现状确实如此,不容回避。

上海的教育制度我不敢说全面、通透地了解,但就整个大环境而言,是比较严酷的,竞争是激烈的,这也无奈,孩子一旦踏进学校大门,就意味着被卷入社会的竞争之中。这点可以从各区县择校情况中看出,尽管上海推行“教育均衡化”已经有好几年,可是收效似乎不太理想,甚至催生了一些教育中介机构,为择校明码标价、暗渡陈仓推波助澜(百度一下便知)。

上海是国际型大都市,是全国教育的领跑者,但上海教育就算不公布排名也不可避免地将学生按学习成绩的好坏分成三六九等,最近几年,要求学校和教师关注“特殊需求”的学生。所谓“特殊需求”的学生,大概是指生理上有缺陷的或有特殊才能的学生。于是,我们教师的目光聚焦在这两头的学生身上,为这类学生提供“特别关照”和“特殊教育”,对他们护“长”容“短”。那么,那些默默无闻的中等生呢?

其实,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这两类学生早已是教师的“宠儿”了,吸引了教师的大部分目光。优秀学生展示才能的平台不少,奖状、荣誉使这类孩子自信满满;学困生更不用说,教师不管是讨厌还是喜欢,为了使这类孩子的成绩有所提高,便时不时地被带在身边实行个别辅导。我自己做教师也有切身感受,往往会比较青睐成绩冒尖的学生、特别关爱学习困难的学生。因此,每每写评语时,两头的学生总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而对那些并无特别之处的中等孩子,因为平时关注度低,抓头挠耳了半天也想不出他们身上的特点来。还有,教师所谓“桃李满天下”,回忆起来,是不是总是只记住了那些两头“特需学生”?

中等学生性格温和、资质平平,也没什么特别爱好、特殊才能,于是,在考试作为衡量孩子能力的中国现代教育中,很容易就被忽略了。也许,有些学习成绩中等的孩子有一技之长,如艺术类、体育类、科技类等等,那么,剩下的那些做什么都不出挑、学什么都不擅长的孩子呢?想起一篇文章,文中的“女儿”很平凡,成绩中等,但性格好、乐助人,她不想成为英雄,只想成为坐在路边鼓掌的人。我想,可能这类孩子才是大众吧。将来,这些孩子才是走上社会,成为各行各业的“凡人”吧。那么,对于这类孩子,我们是怎么教育的?他们的出路在何方?如今,在考试为主要评价方式的教育体制下,如果,他们遇到的是以成绩论英雄的老师,以棍棒为教育方式的家长,他们的身心会受到多大的摧残?

我的儿子也是个智力一般、成绩平平的普通孩子。从小,我们观察、挖掘、培育了很久,也没发现他有什么特长。我自认为做教师多年,也算是个比较开明的母亲,但我也不免为他的将来担忧,现在社会上无论什么职业、岗位,学历不容小觑。虽然我对他并无太高要求,但读个普高,再上个不管什么大学总应该吧。因此,看书、做题是儿子生活中第一要紧的事情。好在儿子天性乐观,尽管学习成绩不甚理想,但每次遇到考试总能快乐自信地面对。可是忽然有一次,那天期中考试,我对着下车后渐行渐远的他大喊:“儿子,加油!”,并期待着他像往常一样回头对我报以微笑,同时坚定地应一声“哦!”谁知,那天他竟然只是对我摆摆手,一脸的不耐烦。这一幕对我触动很大,我知道他已经对我这个唠叨的母亲厌烦,他已经对不断践踏他自信心的考试厌倦!

“上海学生闭着眼睛都能通过PISA。” 英国卫报《上海学校真相:糟透了》如是说。诚然,这句话有夸张之嫌,但如果你走进上海的各所学校,不难看到,考试是一件多么普通而又频繁的事。经历过各种大大小小、难易不等的考试的上海孩子,面对这个PISA考试,那还不是小儿科?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PISA第一,不等于我们的孩子各方面都优于其他国家的孩子。前不久有一则报道吸引了我的注意,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最强大脑中国vs意大利,中国孩子赢了比赛丢了快乐》。比赛中,中国选手李云龙虽然赢得了比赛,但暴露出心理承受能力差,为了比赛丢了快乐和童真;而意大利选手安德烈,带着一种快乐和享受的态度参赛,虽败犹荣。造成这样的现状,是教育理念之过,是教育体制之过。在一些发达国家,保护儿童的自由、自主和快乐,是极为重要的大事,就算他们在儿童时代晚于学习,但这些国家最终并不缺乏人才,甚至他们的经济、科技、教育都是世界公认的强大。

所以,知识是学不完的,也不该急于在学校里完成,而一个人的能力、处世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才是需要在学校里培养和习得的。多一些评价方式,多铺设一些成才的路径,多关注一些没有“特殊需求”的中等孩子,让中国的孩子快乐地学习、健康地成长。

 

附《英国卫报》文章:

                                                                          上海学校真相:糟透了

——上海的PISA排名第一,这要归结于他们对应试的重视。上海的教育模式是美国学校的噩梦。

 

  西方世界以混杂着敬畏和忧虑的目光注视着中国的崛起。科幻电影中描述过一个百度代替谷歌、大娘水饺取代麦当劳的未来世界。这回,上海又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12年成绩排名第一,美国则表现不佳,排名第三十六。美国人忧心忡忡,想当然地认为中国的教育体系可能是该问题的解。这是错误的!我很清楚这一点,因为我在一个上海高中呆了两年,明白了一个事实:它们糟透了。

  中国教育的最大问题?它像中世纪一样。

  上海的教育就像祖母口中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高中生活一样。上海高中的早会与墨索里尼时代的意大利阅兵式相似得可怕。中国教育模式对于美国来说是毒药,不是解药。

  中国的学生太多了。上海学校的一个班有四十余学生,而郊区的一些班级有逾六十名学生。管理这些学生的最高效方法便是将他们分成三六九等——中国教育在本质上是精英主义的。好学生能获得荣誉和鼓励,而那些在分数线上挣扎的学生却被无视了。几位瑞典校长来参观时,我为我校校长当过翻译。瑞典人问校长,学校是如何帮助“特殊需求”的学生的。校长回答说:“你是说成绩突出的学生吗?我们会确保他们得到足够的重视。”这位中国校长不了解“特殊需求”的概念,整个中国的教育体制也一样。

  一些学生无法在中国教育体制下取得好成绩的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的特长被无视了。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被视为西方的无用品。虽然中国学生被要求学习文学,但他们从不写有深度的文章,而是不断地背诵课文。我在上海背诵的东西比我一生中其他时间背诵的所有东西都要多。模范的上海学生像海绵一样盲目地吸收知识,并将它们在考试中挤出来。美国的教育体制绝不是完美的——没人会说SAT是展现创造力的平台——但它至少鼓励提问并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那些拥有批判性思维的中国学生几乎都是自学的。

  中国教育体制培养了百万应试专家。这种考试狂热的顶峰便是高考。像SAT一样,这一考试会得出一个分数,该分数决定了学生的大学入学。2006年,950万之众的学生参加了高考。三年的高中教育围绕高考展开,教师也将高考挂在嘴边。

  在高考前最后一年,整个毕业年级常被送往一个与世隔绝的校区,以确保他们的学业不被社会生活干扰。我的很多朋友都认为这种考试没有任何意义——数学题和必背课文在未来几乎没有任何用处——但他们别无选择。这就是体制,为了成功,他们必须遵守其规则。

  因此,上海学生闭着眼睛都能通过PISA。中国儿童在刚长完乳牙后就开始了考试生涯。这种体制塑造了PISA冠军,却也“毁人不倦”。

  美国向中国学习?绝对不可以,所以别胡说了。美国教育虽不完美,但如果为了PISA分数而模仿上海,就会毁掉祖国的花朵和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