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语美心g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记录教育故事 探讨教育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时常妥协,始终坚持(五月推荐)  

来自007   2014-05-28 15:55:59|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常妥协,始终坚持 

作者:沈丽新 

一直是个普通一线教师,执教小学英语二十年。最近两年,开始担任班主任。这样的角色,意味着我不得不面对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的各类调研、评比、展示及竞赛活动。学校教导处、德育处、科研处,甚至党建、工会,上传下达各种工作,将诸多任务逐一落实到每一个教师,尤其是班主任。教学“七认真”、教学质量、科研任务、班级管理、少先队活动,都有专人作专项检查。

世间没有绝对的自由,职业亦如此。即便动辄抵制、对抗,未必就能抵达自己期待的理想状况。很多时候,我选择妥协。

比如,我并不认为一个孩子考“不及格”,他以后的人生就注定失败,但是,我会跟学校要求的“合格率”妥协。为了把孩子的分数提高到及格以上,我会在同情的基础上对那孩子不遗余力地辅导。

比如,我会心平气和去整理全班学生的“廉洁文化”征文稿。“是否有必要对小学生进行廉洁文化教育”这样的讨论现场并不在本校,这样的讨论也不会需要我的意见。我体谅学校部门负责人的身不由己。作为班主任,我发动每个孩子参加这样的征文活动。最后,我得将孩子们的征文整理、排版成规范的电子稿,交给负责人。面对这样重大的主题,我所能做的,仅仅是:不出一声,只在黑板上“英语回家作业”一栏里,增加一行“明天交‘廉洁文化’征文稿。”在整理孩子们的征文稿时候,看到诚实孩子辛苦的原创,也看到“聪明”孩子运用网络技术复制、粘贴后的借鉴。不表扬原创者的诚实,也不批评聪明者的“借鉴”,我只负责上交征文的总数齐全。我并不知道那些“聪明”孩子何时学会了这样的妥协,但我真心地期待:那些诚实孩子可以更早懂得与一些不必要的人、事妥协。

这样的妥协,在教育现场不胜枚举。妥协的,只是一种形式,而不是真正的认可。人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漫长。妥协,可以为自己赢得更多时间与空间。然后,用这些时间与空间,去做我们认为更有意义的事情。

美国年度教师雷夫曾经说:“我教授所有政府要求我教授的课程,我的班级参加所有政府要求学生参加的考试。我增加了我想增加的教学内容,并且不替换、不取代任何政府要求我教的那些东西。在我刚开始教书的时候,我想帮助学生排练莎士比亚戏剧,教育官员们给我找了很多的麻烦。但是,当我的学生成为学校里的尖子生的时候,他们闭上了嘴。”被总统誉为“国家英雄”又如何,雷夫老师一样选择妥协。他不标榜自己的理念与行动才是唯一正确可取的,更不籍此试图抵抗政府的各种要求。教学内容也好,考试也好,雷夫老师都按要求完成,并取得不错的成绩。越来越精细的标准化考试未必是雷夫老师认同的,但是面对自己的不认同,他并不抵抗。他在选择妥协的同时,也给自己赢得了更大的空间。莎士比亚戏剧排演,艺术课程,电影课,带孩子们远行……这些他更看重的才得以开展并坚持下来。

跟雷夫老师一样,面对我所不认同的,我时常妥协。但是,我始终在妥协之余坚持我所认同的。

我坚持不设立班干部制度。在厚厚的《班主任手册》上,“班干部名单”那一栏里我也填写完整。但是,那只是随意填上去的几个名字,毫无意义。在担任班主任的两年间,我不跟孩子们提“班干部”这个词。我不跟孩子们和家长阐述“不设立班干部”的意义——有时候,静悄悄地开展也是一种妥协。我不能放任有些孩子以班干部自居,对着学困生或者行为习惯差的同学大呼小叫。每个孩子的人格都高贵且平等,学习成绩好的孩子不等于有特权在弱势孩子面前失去基本的礼貌与尊重。很多时候,成绩优等生的飞扬跋扈的确是一些班主任培养或者放任出来的。“怕班上某个同学甚于怕某个老师”这样的情形在孩子们中间也是常事。那些令班上同学害怕的班干部却在老师面前十足的“温良恭俭让”,这样的分裂是谁造就?相比所谓培养得力的“小助手”,我更在意弱势学生的处境。因为学业困难或者自律能力差,他们已经在学校生活中承受太多失败与痛苦了,我不愿意他们还受到来自同伴的精神压迫。在我的班上,我甚至不设课代表。每次收发作业,我都只问一句:“谁这会有空?请过来帮忙发本子。”并加上一份提醒:“如果你正在写作业,或者正想喝水、上厕所,请先完成自己的事情。一个人,应该在做好自己的事情的基础上,然后在能力范围内为大家服务。”过分宣扬“为他人服务”,有可能让孩子们主次不分,导致为了取悦他人而耽误自己。不仅学业,甚至将来的幸福,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我坚持不跟孩子们提“集体荣誉”这样的大词。所带班级是否“优秀”是否“文明”,是很多班主任所在意的。而考核一个班级是否是“优秀班级”或者“文明班级”,学校会有具体而细致的考核条例。从教室卫生、课间纪律、出操状态、进餐礼仪、各项活动的参与及得奖、每天没带红领巾的学生人数……考核的部门也很辛苦,琐碎的加分、减分计算,每周、每月都要汇总、反馈。班主任们在意的可能不是被扣钱,而是是否得到这个荣誉称号。于是,很多班主任都盯着自己班级的各项考核分数,一旦失分,就如临大敌。不是训斥导致失分的学生,就是苦口婆心教育全班同学要重视集体荣誉,甚至把考核分超过自己班级的班级视为假想敌,营造出同仇敌忾的种种氛围。而我始终认为,取得“文明班级”“优秀班级”这样的集体荣誉,不该成为教育的出发点。教育的目的该在于培养学生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保持个人及所处环境的卫生,参加活动安静有序,就餐时候文明……我会用心教导学生养成这些良好的习惯,但是会淡化班级考核这个概念。养成良好的习惯,只该是为了让学生因此终身受益,而不是为争夺外在的荣誉——所谓荣誉,应该让孩子们理解成是努力之后水到渠成的获取。学生如若从小养成争名夺利之心,那么他们将日益失却平常心,更多功利心。若这些孩子长大后都充满功利心,这样格局的社会也不是教师所期待并愿意看到的。

我坚持认为,教师该为学生的一生幸福着想。孩子们未来生活是否幸福,并不取决于他们在校期间的考试成绩,也未必取决于他们的学历、文凭。我愿意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帮助孩子们取得他们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成绩,但是,我更看重的,是他们在学校里能够锤炼、提升让自己今后幸福的诸多品质。“为他人着想”该是最朴素最基本的底线。这样的要义,是要在真实的场景中体验的,而不仅仅是教师课堂上的强调。记得一个微雨的餐后,我带孩子们从餐厅回教学楼。经过一处泥地上铺就青石板的小路,我反复提醒孩子们:“请大家注意别踩在泥地上。不然,鞋子上的泥土会进入教学楼,会给保洁工阿姨增加工作量的。”这是“为他人着想”的真实而具体的诠释。副班主任去医院看病,我会叮嘱孩子们要问候看病回来的副班主任。我提醒孩子们要善于用语言和行动去表达对他人的关爱,铭记“心怀好意,口说好话,身行好事”这“三好”……如果孩子能一生遵循这样的要义,何愁未来人生的幸福指数会低?

我坚持认为,学生该在学校里就开始学习终其一生有用的技能。学生到学校里来,除了学习文化知识与各项艺术、体育和劳动技能,还要学习一项极其重要的技能——与他人和谐相处。社会不是桃花源,校园也从来不是象牙塔,孩子们之间的蓄意伤害事故层出不穷。有时候是源于一个不妥当的玩笑,有时候是生气之后想教训对方。动机都不算恶毒,但很有可能导致严重的伤亡事故。这样的报道我们也屡屡听闻。其实,孩子们之间的矛盾的起因,很大程度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些疏忽导致的小细节,一些不经意出口的话,让其中一个人自觉受到伤害并因此立意要报复。身为教师,的确该悉心教导学生更好地表达自己,不以恶意揣摩他人的动机,要宽容他人对自己的批评、指责甚至无意伤害……教师该为孩子们的言谈举止、为人处事打下一个基本的底子,或许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血泪伤痛。

这样的坚持还有很多。这些“坚持”其实也都源自我最初的一个坚持:坚持教育首先该完成孩子们作为“人”的成长,其次才是学习与能力的发展。

我知道,妥协与坚持,看似矛盾。但是,在教育现场,它们可以和谐共存。因为妥协,我才有了坚持的空间。因为坚持,妥协才有了意义。

(二〇一三年十月七日  星期一)

 推荐人:朱金琯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