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语美心g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记录教育故事 探讨教育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给教师做报告要贴近“最近发展区”(田农 三月博文)  

来自zhangjing_dudu   2015-03-18 13:05:52|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华师大“教育部校长培训中心”的万教授发来邮件,希望我给来自呼和浩特的初中骨干教师讲一讲教师做研究这话题。我给了她两个题目,她选了一个。于是我有了给来自远方的客人老师讲“实践创新:教师做研究的路径选择”报告的机会。

教师们听得很认真,不时频频点头。课间休息时有几位教师上来与我交流,一位青年教师还问了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我做了解释。而后的讲课中,他们还不时与我呼应插话。看来我的报告与教师的学习产生了“共振”。

记得一次我到常州做暑期的教师培训,晚餐时常州教育局分管培训的副书记说,他要求培训部的李主任多邀请一些有实际经验的优秀教师来做报告,说那些高深的理论和过于抽象的报告,不被教师看好。

看来,培训报告能否被教师接受,涉及培训的效果,所以个中缘由值得深究一番。

我回顾自己给教师做报告的经历,想到了给教师做报告需要遵循“最近发展区”的理论。报告人首先需要找到教师的“最近发展区”在何方?然后围绕教师的“最近发展区”展开论述,这样容易与教师产生共鸣。

我常常给教师讲教育科研这个话题。这次给呼和浩特的教师讲课,想到了在给我们南汇、浦东的教师做科研指导的经历。其实南汇的教师也好,浦东的教师也好,还是呼和浩特的教师,做教育科研所需要走过的路是相近的。

我的备课关注了教师做研究的核心问题,教师做怎样的研究?用什么方法做研究?怎样撰写研究成果文本?

“实践创新:教师做研究的路径选择”讲座内容有:一、教师做研究的主要特征:实践研究和实践创新;二、教师做研究的主要方法:调查研究;行动研究;案例研究;课例研究;三、调动教师做研究积极性的几点建议。一共三个问题。分别予以阐述。时间用了3小时10分钟。

根据经验,我总结了讲课需要有原理、案例、方法。对研究方法的讲课,我会讲出由来——专家和书本是如何阐述的?讲出案例——举例说明教师是怎样践行这种研究方法完成研究的。讲出这种研究方法的价值和意义,对教师而言意味着什么。通俗地说,就是“原理+案例+方法”。三者缺一不可。

检验我的报告是否能够得到教师认同,一是看报告现场的效果,教师是否在认真地听,是否与报告内容产生“互动”。二是看指导能否对教师后续的研究有所帮助。

我在从事普教科研的指导中,对教师做研究会碰到的问题日益积累,经历多了就会“成竹在胸”。正反两方面的案例给我启示,慢慢地就会知道教育科研的指导“关节”处在那儿。我写过《要说诤言莫“空转”》一文,讲的是一次参加一个课题结题会,课题承担人做的很认真,但是结题报告的漏洞不少。我发言做了评析。在我之后是一位大学教授的评析。听这位教授对课题研究的指导,我发现问题在于他已经远离教学现场,难免大而空泛。教授只是笼统地肯定课题研究的成绩,粗看不错,细细分析有问题。对以后的研究的指导,那位教授建议做“三维目标”的落实研究。我听了好失望。由是,我警示自己尽量避免“不当”指导的虚空。

还有一次,我区请了一位市教研室的领导来做教师培训工程启动的主题报告。我的一位同事、地理教研员事后告诉我,这个报告她已经听过三次了,每次都一样。我哑然。从这个报告的第一次到第三次,教改经过了一段时间,课堂教学已经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应该是报告人备课的依据。如果一直把一个报告一成不变地唠唠叨叨,听众不发出“嘘”声才怪呢。

我也常常邀请专家学者给我工作室的学员做报告。那些好的报告一般都能得到教师的欢迎。

去年10月,我随一位校长去北京出席一个课题的研讨会,没有想到华师大的万教授邀请了上海市教科院的夏博士在北京的会场做报告,我非常高兴,觉得万教授请对了人。夏博士的报告是《以学习为中心的课堂观察》,这个报告来自她立项的教育部青年课题。她曾经因为课题走进了一个区的几所学校,率领教师一起做课堂教学的研究,有丰富的“临床”经验。

那天中午我和夏博士在宾馆见面,好久不见聊起来很亲切。她告诉我最近的工作变化,我告诉她我们参加这次会议的由来。

下午的报告会在一个可以容纳300多人的大报告厅举行,现场秩序井然,看得出报告内容很符合听众的胃口。报告结束后的互动环节,气氛热烈宽松。

送她离开会场的路上,她很有自信地对我说,报告又增加了新的内容,怎样?我说很好!现在想来,夏博士的报告不仅常讲常新——我前后听过三次,每一次都有内容添加和调整。更为重要的是,报告贴近教师的“最近发展区”。报告人知道教师们遇到的问题在什么,用什么方法可以解决。同时,报告既有理论阐述,也有案例呈现,更有方法的介绍。这样的报告才是教师欢迎的好报告。

报告人需要对教师的困惑有所解答,不仅讲出问题是什么,更要给教师改进的方法,出路在那儿?这是我所见的那些能够在理论和实践两个领域“来回穿梭”的专家学者的共同特征,也是那些“躲进小楼”做书斋式研究的人所不具备的本领。

还有一个用什么话语报告的问题。按照张肇丰研究员的研究,教师习惯用工作语言和生活语言阐述自己的教育研究,学者擅长用学术语言阐述教育研究(见张肇丰著《中小学教师科研写作方法导论》)。如果报告人在面对一线的教师作讲座时,还是拘泥于自己惯常的学术话语做报告,那么会疏离教师的话语习惯,产生隔阂。以夏博士的报告为例,她因为与第一线的教师摸爬滚打在一起做研究,熟悉了教师的工作和生活,所以用了教师的工作话语和生活话语作报告,很生动很贴切,易于入耳。即使是那些比较抽象的话语,她也会用浅显的话语解释。这可能也是报告贴近教师的奥秘所在。

回到题目,给教师做报告要贴近“最近发展区”的提出,不仅仅是一个认识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实践问题。“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要达到像刘良华教授、张肇丰研究员、夏雪梅博士等专家学者这样的报告水平,需要转变观念,深入教改第一线,感同身受教育现场的真实体验,在实践中积累经验方可。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 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