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语美心g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记录教育故事 探讨教育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走出经验的囹圄(黄建初老师)  

来自zhangjing_dudu   2015-07-25 08:22:29|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需要经验的积累。有道是“后生(年轻)手艺老郎中”就是对经验的推崇和肯定,很通俗却不乏哲理。但是,好像很难简单地以经验传授来解决教育的复杂问题。因为,教育需要教师自己创生经验,构建个人化的教育理论支撑实践。

引发我思考的是一件小事。一所农村学校正在接受“某某教育”的托管辐射,教师用“某某教育”研制的课件上课,初始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做了一段时间后,有教师不再受制于课件的束缚,而是进行自主修改增删。一位熟识的教师告诉我,他开始用课件教学,后来不再直接引入,而是要做调整、补充才用。这个教师很聪明。不过,他只是偷偷对我说,因为学校规定一定要运用引进的“师傅学校”的课件。他无法理直气壮地回答领导检查的质疑,“你们怎么没有严格按照‘某某教育’制定的课件上课?”

教师知道怎样做好,所以按自己的课堂实践、对教学的理解作调整,但是要他说出个中道理可能还有难处。表面上看,领导的话也对,教师的做法也在理,那么表象的背后隐藏着什么问题呢?

案例中的那所学校起初用购买的课件作为上课依据,是因为那个阶段的课堂教学正处在课件针对性较强的发展阶段。在从无序走向有序的进程中,课件正好提供了一个参考,发挥了作用。但是,教师一旦走出了无序,进入了有序,此时他们需要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做调整。如果还是一味模仿课件的设计,不会主动调整上课的策略,课件可能会成为束缚教师手脚的“镣铐”。

曾有位校长归纳出对课件(经验)的感悟,“在无序时我们需要课件做到有序,一旦教师进入了有序,这时需要超越规范,创设出适合学生的新课件(规范)来。”这位校长的见识有实践作为支撑,是得到教育实践检验的理。

试想,如果课件能够覆盖全部学校、所有学生的话,教育岂不太过简单了!实践中,每一个教育经验都是针对特定的学校和学生的,经验一旦离开学校、教师和学生,以及课堂这块土壤,就可能会产生“水土不服”。怎么解释课件曾经在某些学校某个课堂教学中产生了很好的作用,那是因为枪、准星和靶子正好处在一个点上,射击的目的就会实现。一旦其中之一发生改变,脱靶自然无法避免。

我曾经对托管办学做过调查研究,获得的事实是,托管办学在一部分学校产生了良好的效益,但是在另一部分学校可能是利弊各半,还有的学校甚至没有产生作用。这就表明,托管办学本身并非问题的关键。有校长指出,托管办学如果只是在被托管学校的脚底垫上一块砖,托管进来时学校长“高”了,一旦抽去这砖,学校还不是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也有调研证明,托管办学如果能够调动校长的办学积极性,调动教师的教学积极性,还有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才有改变学校原来的落后面貌的可能。也就是说,能否调动校长、教师和学生的积极性才是问题的关键。

曾几何时,教育界创生了好多教育经验。一段时间,某些“名校”参观的人数络绎不绝,甚至以购买参观门票做限制,成为一道风景线。

然而,仔细审视之后,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那些参观学习没有产生预想的效果?不少领导、教师走出国门学习考察,回到教育现实几乎都是“涛声依旧”,激动过后依然回到原处?

教育的问题有其复杂性。不是简单地学习考察就能够学会并产生效益的。一项教育经验可以在某个阶段产生效益,一旦时代、环境等因素发生变化,就要求经验也随之变化,变化和求新应是教育永恒的主题。

我们无法抹杀教育经验的客观发展及其在某一个阶段所产生的积极作用。可是因为教育的变化太快了,我们的理性常常落后于客观现实;是因为教育过于复杂,且难以左右,我们想用简单的思维去框定它,用统一化的行政手段去指挥、限制它,是极为困难的。

教育发展的内因不发生变化,外因所起的效果受到制约。对于教育经验采取简单的“拿来主义”,不思考、不改进,闷头实施而寄望于显著的成效,显然是不可取的。

怎样走出经验的某些局限可能带来的误识误行,不仅需要理论界做学理上的梳理和研究,也需要第一线的教师在实践中开展研究,为理论的建树提供实证依据。

首先,应透过经验的“形”看到经验的“神”。参观学习先进经验,我们会关注经验的逻辑结果、操作流程、行为特征,因为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学习以后回去怎么做!这些可以看到、听到、模仿的东西其实还是经验的“形”,不可谓不重要。但是,还有更重要的“神”,比如那些只可意会很难言传的观念、思想、精神,需要深入体悟领会,需要学习者自己在实践中得到转变、递进,进而获得质变的收获。

其次,不仅要学习经验更要着眼于创生经验。如果只想凭着对经验的学习“一夜暴富”,可以说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在初起时已经注定了最后的结局——“耗了学费结果平平”。

现实中,“成果推广”一直不绝于耳,但为何结果“推而不广”也是值得思考的。推广是领导用语,学校和教师要的是学习和应用。作为教育经验实践的主体,教师不是也不可能是经验的简单模仿者,而应是经验的“对接”研究者。教师需要在充分考虑主客观条件的基础上,做有创生性的经验应用研究。基于此,开展群众性教育科研,以实践研究和实践创新开拓学校教育科研的深度和广度是值得为之的一条坦途。

再次,要充分把握教育的科学性与艺术性的辩证统一。教育是科学,科学可以用实验重现复制。但教育又是艺术,艺术在于独创,这是教育不能简单地复制经验的秘密所在。

有的教授极力倡导教师做调查研究和行动研究,写叙事的行动研究报告,这是有见识的呼吁。我以为,教师的教育经验镶嵌在教育的情景之中,一旦脱离了教育情景谈经验,上升到总结性话语讲经验,那些抽象的条条框框,可能一文不值。这既不利于经验传播,也不利于经验保持活力。可以说,缺乏独创性和思考性的教育经验复述是无效且缺乏生命力的。

在当下,以科学指导教育教学,使教育经验上升为理性,我们先天不足,后天少为。目前,研究教育的队伍看起来很庞大,其实远远不足,已有的队伍也囿于“学术研究”的小圈子,常常关起门来做些脱离现实的研究,对解决教育的热点难题作用不明显。而普通教师的研究也因受制于视野或为某些“学术研究”的偏见所左右,难以发生良好的效用。

要走出教育经验的囹圄,还任重道远。对于教育经验的总结、迁移、运用、创生,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践派都需要有更多的自省和思量

(本文载《福建教育》2015年6月号,“直言”栏目,24——25页)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