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语美心g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记录教育故事 探讨教育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有感(9月 博文)  

来自zhangjing_dudu   2015-09-16 10:54:33|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算不上会读书的人。因为我读书少有耐心,除了学生时代的教科书之外,几乎没有哪本超过300页的书是读完的;读书也不够深刻,专业性很强的书籍我是很难投入的,硬要看这样的书也一定是出工作的需要。

 

我喜欢短文,喜欢哲理故事、喜欢政论社评、喜欢剖析世俗的文章、喜欢读散文诗歌,而且喜欢在无人的时候大声的读出来。从这个角度说,我是个喜欢读某些书的人。但是由于糟糕的记忆力,如今很能准确的回忆起读过东西。

 

对于喜欢的,我愿意利用碎片时间去阅读。比如,乘车的时候、等人的时候甚至等电脑开机的时候,哪怕只是只言片语。所以在我身边总有书籍报刊,《世界知识》、还有文汇报的专版论坛等等,方便我随手取阅。

 

如果说利用碎片时间去获取碎片知识是一种生活态度,我愿意诚实的与大家分享这种态度形成的原因,它经历了三个阶段:

最初是为了减少“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尴尬。每天要和学生打交道,冷不丁地就被问倒,比如在介绍中国人在德国被罚款一事,学生会问老师“1马克等于多少人民币?”,(2012年,4.0685),换了一个班,又问这是浮动汇率,今天的1马克对人民币是多少?彻底无语。再说新闻,我听新闻但记不住细节,有时候和学生交流通常用大概、可能等词语,蒙混过去,可是有些孩子的记忆力特别好,对数字能精确到个位,经常会指出我的错误。我觉得唯有多看书才能应对问题。

 

后来,有了些许积累后,发现读书确实能让人产生意外的满足感。比如一次高中同学聚会,男士挤在一起谈南海问题,正好那段时间在看戴旭写的《国防沉思录》就挤进去一块聊,引用文中的数据观点,把男同胞说得一愣一愣的。有人说了一句“张同学,刮目相看啊!”让我得意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满足感、虚荣心强化了我读书的行为。

 

以上两种:把读书作为工具,把读书作为装饰,这是我过去长时间的做法。直到去年我先生的一次显摆之后,我开始重新定位读书对我个人的意义。那天,他很神秘地问我,“你知道祖宗十八代分别指什么吗?”谁知道! 上九代——鼻祖(始祖),远祖,太祖,烈祖,天祖,高祖,曾祖,祖父(爷爷) ,父亲自己,下九代——儿子,孙子,曾孙,玄孙,来孙,晜[kūn]孙,仍孙,云孙,耳孙。看他得意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像知道“茴香豆有四种写法一样”,而我也经常为了知道诸如此类的知识而得意。在今天知识爆炸且易得的时代(有事问百度),获取知识碎片的意义还存在吗?人人只要掌握基本的技术和设备,就能在最快的时间获得知识和答案。

 

“知情意行”,如果读书之于我的意义不在“知识层面 ”那么在哪里?在“情意行”吗?我试图找到答案 。翻看过去的读书笔记,发现一些线索:“尊重贫穷”的道德是在初中时《读者》的一篇文章《安金鹏的故事》中获得的;“时刻不忘积极鼓励学生”是从中国首善陈光标的采访报告获得的;正确看待生死的观念是在柏拉图撰写的《苏格拉底的申诉》中获得的。1989年3月26日是诗人海子离世的日子,前两天在3月26日临睡前再次读他的《面茶大海 春暖花开》,依然感动不已,虽然永远到不了他思想的高度,但我相信在阅读的那一刻,我体验着精神上的纯粹。

我提醒自己,读书不是为了获得谈笑的资本也不仅仅在于解决问题,而是吸取知识背后隐形的足以滋养生命的力量。虽然这个作用一直发挥着,但直到现在我才为她正名。

在顿悟的那一刻,我在读书笔记的封页上写上这样一段话:“读书吧,不以名利为目的,读书吧,不以炫耀为目的,读书吧!就像还在大学的课堂里!”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